您的當前位置:游戲狗 > 劍與遠征 > 正文

                    劍與遠征新英雄澤斯庫介紹 飼蛇者澤斯庫技能

                    2021-11-18 17:01:45來源:游戲狗整理編輯:貓餅

                    在1.77版本中,我們即將迎來一位蠻血部族英雄:飼蛇者-澤斯庫。來看看劍與遠征新英雄澤斯庫介紹,飼蛇者澤斯庫技能。

                    我叫澤斯庫,與三條蛇相伴而生。所以,人們稱我為飼蛇者。

                    我的脾性是出了名的陰冷嗜血,在賞金的營生中也毫無信義和原則可言。許多危險分子都被我強硬而冷血的手腕所折服,心甘情愿地俯首稱臣,尊我為“老爺”。

                    而他們不知道的是,我那段與戰爭有關的、血與淚的過往。

                    我的身邊,也曾有過第四條蛇的陪伴......

                    英雄立繪&英雄技能&英雄小劇場見下方圖片~

                    【背景故事】

                    澤斯庫老爺出身古老的飼蛇者部落,這個部落世代生活在遍布毒物的蝕骨沼地附近,與蛇蟲為伴。

                    澤斯庫老爺的脾性是出了名的陰冷嗜血,他不喜活物,尤其人類——可以填飽他寶貝們肚子的除外。

                    澤斯庫剛剛來到流放之地做賞金營生的時候,他收下了委托人的尾款,順便還讓自己的寵物一口將喜笑顏開的委托人吞進了肚子。

                    因為他的出爾反爾,毫無原則,不少人唾棄他為“老爬蟲”。更多的危險分子被他的冷血手腕折服,心甘情愿地敬他為老爺。

                    總之,在流放之地,連最窮兇極惡的亡命之徒也知道不能無視他布滿細鱗的眼窩中閃過的喜怒。畢竟,他嗚咽吹奏的骨笛比流放之地的風沙還見證過更多的故事。

                    有很多故事無人知曉,有很多故事是關于戰爭的。

                    幾十年前,蠻血部族和人類帝國全面開戰。戰況最為膠著之時,連一向過著隱居生活的飼蛇者部落也被迫參戰。

                    澤斯庫跟隨著族人第一次奔赴戰場,彼時的他和豢養的四條蛇都對殺戮感到興奮。

                    飼蛇者們操縱的巨蟒擁有最堅硬的鱗片,這些天然的鎧甲即使對上帝國士兵也不落下風。纏繞,毒瘴和滲著毒液的尖牙一度成為帝國士兵的噩夢。

                    出乎雙方所料,這支一向離群索居的氏族,竟成了蠻血部族的秘密武器。不過戰場的局勢瞬息萬變,飼蛇者們不久后便迎來了帝國強硬的反擊。

                    帝國軍隊研究出了反制的措施,一線的士兵不僅涂抹蛇藥,還裝備了防止毒瘴吸入的面罩。最關鍵的是,他們針對飼蛇者的寵物們,精心地制作了專門絞殺的陷阱。

                    澤斯庫親眼目睹著失去群蛇保護的飼蛇者如何成為最脆弱的目標。飼蛇者們天生不如其他蠻血戰士強壯,他們一旦暴露,在敵人的關照下,幾乎無一生還。

                    飼蛇者部落迅速減員,澤斯庫也因此失去了一位又一位的血親。飼蛇者部落重視血脈連結,當第一個族人死于敵人之手,就意味著一切無法被輕易結束。

                    澤斯庫比其他族人更清醒,他始終對局勢保持謹慎觀望的態度。飼蛇者們長壽,外形通常有些古怪甚至丑陋。因為他們常年與蛇群廝混,離群索居等種種傳統,其他氏族的蠻血戰士們一直有意無意地與飼蛇者們保持著距離。

                    澤斯庫意識到,飼蛇者部落的參戰不會給本族帶來任何好處,他們只會不斷失去親人,失去那些從小豢養,一起生活的伙伴。

                    然而,飼蛇者部落的其他人已經被仇恨沖昏了頭腦。

                    帝國軍隊當然沒有忽略這些信息,一個利用飼蛇者復仇心理的鏟除計劃被實施。在一次誘捕行動中,飼蛇者部落首領被殺死。澤斯庫最聽話也最不聽話的那條蛇——紐茲,為了挽救主人澤斯庫的性命,第一次拒絕聽從指令,它自發地留下斷后,被隨后趕至的帝國士兵殘忍絞殺。紐茲的舉動讓澤斯庫有足夠的時間逃脫,也對澤斯庫產生了巨大的沖擊。

                    澤斯庫沒有再理會戰爭的走向和族人的處境,他做出了冷血自私的決定。

                    澤斯庫帶著幸存的塞圖,伊爾舒,茲蘇逃亡到了流放之地。慘烈的戰爭給澤斯庫帶來的謹慎和多疑讓他在龍蛇混雜的流放之地得以站穩腳跟。

                    時光飛逝,如今就連最小的伊爾舒也長得跟紐茲一樣大小了。在加入流沙之爪后,澤斯庫已經很少去回憶青年時代的那些不愉快。

                    只有在鏟除掉一個接一個的威脅的夜晚,澤斯庫才會在吹奏起低沉曲子的時候,夢回那個兩族搏殺的戰場上。

                    不過現在,他不再是被誘捕的目標,而是沖突的幕后操縱者。

                    他嘶啞的笛音會迎著遮天蔽日的沙塵,隨著呼號的風飄到塔斯坦沙漠各處,將爬蟲般游走的恐懼,深深植入到敵人的心底——就像帝國士兵在戰場上初次見到蛇影的那一瞬。

                    相關新聞
                    波多野结衣家庭女教师_波多野结衣教师_波多野结衣教师爱爱视频